一堆土一先生

此去经年(1)

此去经年(1)

伪现实向 勿上升真人
细节不曾考究 见谅

二零一三年的夏天一如既往地炎热,没有什么特别,没有世界杯,也没有奥运会,白云山的清爽暂缓了洛阳城的闷燥,孟美岐在石阶上踢踏,清风拂来,小径边的含羞草摇曳了起来,来来回回好像挠在心上……
“宝~待会儿就该去机场了,东西收好了吗?”
母亲的温言细语在耳边想起,拉回了飘远的思绪。
“收拾好了~”
“我一定会回来的!!!”
“回来的……回来的……”
结束了与大山的奇妙对话,又跺了跺脚下的山石,下了决心一般的,不再回头。

经人介绍,她要去北京的一家娱乐经济公司做练习生,此刻,父母送她从邙山机场飞往北京。
十四岁,初中毕业,青春期的叛逆,这些通通是外在的印象。独立,有主见,敢想敢做的孟美岐一直很“有范儿”,男同学倾慕她姣好容颜,女同学嫉妒她走路带风,而她,放弃一切,无畏人言,远走追梦。
父母送她至公司,确认了各项事宜,便打道回府,她也不多言语,负责人将她领至一间宿舍楼,交待还需要等其他人集合,让她先和另一人熟悉熟悉,也便离开了。

轻轻敲了门,只听一声“进”,便也不客气地推门而入。
金色的头发散在瘦削的身影上,腰很细,应该是个漂亮的女孩儿吧,未等她仔细打量,可人儿突然转过身朝她走来,
“Hi~你好~”
那一瞬间,她突然理解了一句歌词
[我的世界星星都亮了]
乌黑的瞳仁镶嵌在好看的半月型眼眶里,在看见自己的一瞬,美妙弧度的上弦月直击心底,心跳漏了半拍,
“…你好…我是孟美岐,新来的练习生。”
似乎还未从那个笑容中抽离,她的声音带了几分颤意。
“我是吴宣仪,我也是刚来~”
檀檀樱口,薄唇上下一动,微微婴儿肥的两颊满满胶原蛋白,孟美岐忍不住喉头一动,吞了口水,那声音像是沾了蜜一样,甜酥酥地穿过她的耳膜,偷偷钻进了她心里。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两人不约而同地注视着对方,打量,探寻,更多的是好奇,某种奇奇怪怪的气场开始生长…
无言竟也不尴尬。

孟美岐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慢慢上扬的嘴角和红红的耳根都被吴宣仪尽收眼底,戏谑的笑容漫开,
“我是水瓶座,你呢?”
“我…我是天秤…”
“天生一对哦~别害羞了啦~说说你怎么来的?”
“我从洛阳来,中考完没多久呢…”
“哈哈,看来你得叫姐姐咯,我刚高考完~”
没有顾忌那双瞪大的眼睛,吴宣仪继续道:
“你和另一个小孩一样大哟,她看上去嫩的能掐出水来…待会儿你就能见到她了,她叫程潇~姐姐家呢~在海南,以后有机会带你去海岛上溜溜~”

负责人带来了程潇和其他几个练习生,介绍大家认识之后,分配了两人一间的宿舍,吴宣仪和孟美岐分到了一间。

长安街上的车辆来来往往,孟美岐的心脏咚咚作响,分完宿舍之后,吴宣仪便拉着她溜达去了,说什么自己在北京读过几年艺校,算是半个地主,地主之谊总是要尽的,至于她没有叫上程潇和其他人的自然而然都被孟美岐忽略不计,她有些莫名的兴奋,她那红红的耳根好像染了色一般,褪不下去。

她十四岁,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谈过几次玩笑般的恋爱,但也只是打发时间的游戏,她虽然懵懂,但也不至于迟钝,犯规一样的心动感刺激着她的神经,语无伦次地笑着说着。

看见这个女孩的第一眼,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第一次接收她眼底的笑容,她理解了一个成语:在劫难逃。

所以当吴宣仪自然地牵过她的手,指尖划过她的掌心,她触电般地弹开了,但魔鬼的蛊惑不会停止:
“别闹~乖乖牵好,弄丢了怎么办~”
只能认命地牵过纤纤玉手,下一秒却对凉凉的触感上了瘾,
“真是要命…”
心里的呐喊,不自觉地溜出了口。
“怎么了?”
“没…没啥”
尬笑地摸摸头,又扯了一下衣角,吴宣仪全当没看见,没追问,只是弯了弯唇角,便扯着孩子继续逛。

直到月亮悄悄爬上了夜空,星星偷偷眨了眼睛,孟美岐的胳膊上挂满了各种购物袋,她才深刻地认识到了资本家对劳动人民的压榨从来不限于精神的折磨,这海南富婆是真的能逛。

一天下来,身心俱疲的孟美岐洗漱完毕倒头就睡,听着小孩逐渐均匀的呼吸,吴宣仪轻轻地顺了顺孟美岐乌黑的长发,发质意外的很好,她不会发现,自己
的眼睛不自觉地弯了起来,目光里不同寻常的温柔。

吴宣仪抱着枕头,翻来覆去有些烦躁,夏日的夜闷闷热热,她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有些恍惚。

本来只是去北电参加艺考,却被公司星探发现,十七岁做练习生似乎有些晚,多年的舞蹈功底不过是中国舞,对于能否做到很好并且最后出道,那份理智总是跑出来质疑,和父母商量了一个月后,最终还是踏上了这条路。

外表的甜美是迷惑人心的保护伞,她从来也不是什么小女生,爱玩爱闹是真,不习惯依赖也是真,理智又坚定,确立目标就勇往直前,辛苦汗水也甘之如饴。

今天见到的一群练习生里面,能让她印象深刻的也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稚嫩青涩的程潇,小孩也太软萌害羞了,没化妆,干干净净的;另一个就是孟美岐,这个小孩很特别,吴宣仪在脑海里搜刮了很久很久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诚然,她是个颜控,也见过不少俊男靓女,严格说来,孟美岐不是外貌特别出众亮眼的类型,可吴宣仪还是被打动了。或许是她直直撞进自己眼底的目光不带任何亵渎的欲念,只有满满的真和挚,或许是她害羞的样子十足有趣,自己忍不住逗弄,或许是她帮自己提购物袋时明明已经拿不下了还逞强,没有一点怨言…
看得出她不善言语,慢热闷骚,可也在努力的小心地接近自己,吴宣仪忍不住去满足她,给她更多一分的温柔,更多一点的关注…

夜已经很深,黑暗中,孟美岐的呼吸轻轻浅浅,慢慢钻进了吴宣仪心里,明天也许更有意思呢…
她想。

在之前画的两个小可爱之后加了背景,处理了一下,这个名场面真是看一次爱一次~

今天炒团太搞笑了,随便涂一张,博土拨鼠一笑,技术低劣,不要嫌弃¬_¬`